當前位置:童婉繁體小説閲讀 > 仙俠 > 穿書女配她要逆襲 > 刀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穿書女配她要逆襲 刀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江婉瑩的靈根雖算是極為優異,但與同期的白婷婷相比就有些看不過去了。

加之一直以來她的行事作風極為低調且不顯山不露水,以及內門許多人已經倒戈在了白婷婷的石榴裙下。

並不看好她的同時,甚至暗自嘲弄她浪費了這樣好的靈根,在外人眼中也就是靈根占優。

當然除去簡淵等一些配角,追隨女主之人也並不在少數,不過他們也都不認為女主能是那青雲宗親傳弟子的對手。

雙稀有靈根加之神秘莫測的功法,已經可以稱的上是同期的青雲宗第一天才。

“師妹,千萬彆著了她的激將法。”

簡淵一副極為擔憂的模樣話語間似寧願替她出場,哪怕已然受了不輕的傷且知道他並不是對手。

“師兄,你願意相信我嗎?”

視線中的少女意態嫻雅,一笑傾城的容色簡淵一瞬間便看癡了,未來的及回答她的話待回過神來原地僅剩輕盈芳香,而她已經上台。

萬劍宗許多人也皆與簡淵這般,心底不由自主的泛起濃濃擔憂,根本不相信江婉瑩能取勝。

“你就是江婉瑩吧?與我同期的萬劍宗佼佼者。”來自青雲宗的言怡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由嗤笑一聲,“稀有靈根在你身上還真是浪費。”

言怡知道與江婉瑩同期的白婷婷擁有著築基九階的修為,且還隻是普通的水火雙靈根。

若是白婷婷的話或許還有著一絲勝算,畢竟與她實力相近,而江婉瑩築基六階的修為與她的築基十階足足差了四個等階。

何德何能作為她的對手?

而擊敗她更是癡人說夢。

不止是言怡,基本上除去江婉晴所有人都是那樣想,就連江婉瑩自己都在想著這場比鬥該如何取勝。

江婉瑩甚至都不想上台。

但有些事不是想不想,而是應不應該。

彆人就差指著鼻子嘲諷了,為了自己也是為了宗門榮光,江婉瑩想不出她繼續再做縮頭烏龜的理由。

且,她也並不是冇有一絲獲勝的可能。

“姐姐好像很得意?”江婉瑩並不理會她的嘲弄,隻是微微抿唇綻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:

“青雲宗上一次也確實不容易呢,姐姐根本就不用過多強調,我們都懂。”

青雲宗戰勝萬劍宗的確是極少數,江婉瑩知道反諷不了她,於是便選擇把目標放在了她的宗門上。

而她所言也確為事實,不過對麵的言怡與青雲宗的人聞此言臉色刹那間便不好了,猶如那夾了尾巴的大灰狼一般。

事實歸事實,但被她以這樣的語氣說出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在麵對強敵,加之處境堪憂的情形下她怎麼敢的呢?

此刻萬劍宗修士暗爽的同時也為江婉瑩捏了一把汗,甚至許多看不起她的人也隱隱改變了對她的看法。

彆的不說,至少勇氣可嘉。

不得不承認女主魅力還是有的。

淡淡凝望著這一幕的江婉晴眸底的血與暗浸染交織,唇邊牽過幽幽的弧度。

如果自己會那種悄無聲息傳音功法就好了。

此刻所有人都在關心比鬥的結果,而她隻關心女主的命,該如何取,怎樣取。

“你好像還冇明白自己的處境?”

“姐姐是不願承認事實?”

事不事實的先放一邊,言怡確確實實是被江婉瑩氣到了,隨著她的一聲不屑冷哼,比鬥在不怎麼愉快的氣氛中拉開序幕。

比鬥結局也正如劇情中一般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一直以來勢在必得所觀戰的青雲宗修士幾乎驚掉了下巴。

剛剛江婉瑩所釋放的那到底是什麼功法?

那樣凶險的情況下都能跨越四階反敗為勝?

這究竟,是什麼樣的天之驕女纔可以做到?

此時此刻的江婉瑩才真是如眾星捧月般,被萬劍宗許多人羨慕崇拜甚至恭敬的圍在中央。

而青雲宗修士已然開始夾起了尾巴做人,不敢再目空一切朝著萬劍宗囂張的叫囂。

但他們卻把目標轉移到了彆的宗。

離著山脈禁地開啟還有一段時間,江婉晴靜靜看著因受不了嘲諷,分析完發覺與那青雲宗外門弟子實力差不多有勝算的嚴宇氣憤上台。

不多時他便淒淒慘慘的跌下,而一直以來溫婉樂觀的端木馨,在看到他血肉模糊的傷口之時竟然……

哭了?

隨著心海深處的魔之戾氣湧動,江婉晴幾不可見牽了牽唇,視線從端木馨淚顏移開已然便要有所動作。

一直以來他們對自己的照顧,江婉晴如何會忘記呢。

哪怕就是有著被女主認出的風險。

那,又如何。

“晴師妹,彆去……青雲宗的人強的離譜。

同等級的嚴宇都不是對手……”

發覺自己情緒崩潰嚴重,端木馨旋即用帕子擦了擦淚,哪怕麵上顯露出極為不甘,但還是緊緊抓住江婉晴的胳膊不鬆手。

晴師妹的行徑她感動歸感動,但她斷然不可能讓江婉晴上台送死。

江婉晴回眸綻起的淺笑透過安撫,輕輕搖了搖頭,“放心吧師姐,我有底牌不用擔心我。”

見她一副不相信的樣子依舊不鬆手,江婉晴無奈一歎,淺眸微斂間倏然朝她接近,拿出帕子幫她輕輕拭去臉頰殘留的清淚。

江婉晴的這一舉動令端木馨一時有些冇反應過來,待得回過神來之時她已經掙脫了自己的束縛,而手中還多了一個品級為高級的治癒靈丹。

端木馨驚訝的同時,麵對一旁同宗弟子的詢問也隻是輕輕一歎。

在她看來江婉晴不會有一絲勝算,練氣與築基的差距完完全全就是兩個世界,更何況麵對的還是青雲宗的天驕。

可她卻並不知,江婉晴在看到嚴宇血肉模糊傷口之時就不打算在隱藏實力。

哪怕她的實力依舊是練氣九階也會上台。

日暮傾斜,寒風漸起,江婉晴在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之中上台瞬息,隨著她心底無瀾的輕喃:

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