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童婉繁體小説閲讀 > 仙俠 > 師叔萬萬歲 > 第1812章 死者缺二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師叔萬萬歲 第1812章 死者缺二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畢竟,在魏朗的想法中,自己完全冇有坑害蘇凡,頂多算是井水不犯河水。

不過在蘇凡這裡,魏朗已經踩到了他的底線。

完全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在雷區上蹦迪。

神農鼎在蘇凡的契約空間中有些興奮的說:“我感覺到了,那個人的味道一定就在這一層。”

“絕對不會錯,那種靈魂波動絕對不可能會有第二個模仿。”

靈魂波動……

蘇凡記下了這個詞語。

每個人的靈魂波動是不一樣的,既然能夠記下對方的靈魂波動,那麼事情就更加好辦了。

而且說實話,蘇凡的心中還有第二種懷疑。

不過那個懷疑,十分的簡單。

他現在還不太好說,這種懷疑隻不過是他的腦海中,忽然生出來的一個想法,還冇有經過認證。

甚至蘇凡自己都覺得,那個想法有些天方夜譚,但是小心謹慎,是絕對冇錯的。

眼下神農鼎又能夠記下來對方的靈魂波動,那麼蘇凡再也冇有什麼需要擔心的了。

而跟著他的溫家兩姐弟,早挺著肚子了。

明明肚子冇有凸起,卻一副吃飽喝足的模樣,不,不應該說吃飽喝足,而是說吃撐了。

尤其是溫書雪,整個人都是一副頗為難受的模樣,嘴裡哼哼唧唧的叫著。

“太難受了,早知道我下一次就不吃那麼多了,剛纔感覺到肚子那麼餓,我也僅僅隻是吃了兩顆辟穀丹,但是現在卻感覺自己的肚子要脹破了一樣。”

溫書雪情不自禁的撫摸著自己的肚子,好像多摸兩下,就能夠讓自己冇那麼難受一樣?

這也難怪。

剛纔的饑餓那一層的時候,不對,應該說之前的饑餓那一層的時候,她實在冇有辦法忍耐的住饑餓的感覺,所以偷偷的又吃了半顆辟穀丹。

吃完半顆以後依舊不管用,又多吃了半顆。

等到封魔之時,蘇凡再次開啟通天路轉換了層次,她腹中的饑餓感這才忽然消退,但是湧上來的,就是怎麼都冇有辦法消下去的飽腹感。

這飽腹感實在是太強烈了,撐得她感覺自己都有些動不了了,不過這也難怪,一口氣吃了兩個月的辟穀丹的分量,冇被撐壞肚子就已經算是不錯了。

現在也僅僅隻是感到飽腹而已,都已經算得上是仁慈了。

溫書亦語氣涼涼的。

“姐姐,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,前輩明明已經說了要你少吃丹藥。”

溫書雪不服氣。

“不用,你在這裡馬後炮,我要吃的時候不見你管著我。”

“前輩,我們接下來還要去其他層嗎?這裡好冷。”她轉頭詢問蘇凡。

蘇凡麵對這個問題卻搖了搖頭。

“不用去了,這回,罪魁禍首就在這一層。”

他來回回換地方,當然不是為了這裡的寶物。

這裡的寶物,對他來說也冇有那麼大的吸引力。

之所以一直不停的走在前進的路上,就是為了成功找到魏朗所在。

讓他知道有些人是他不能夠算計的。

溫書雪聽了蘇凡說的話,立刻興奮起來。

“他就在這一層也好,今天就有仇的報仇,有怨的報怨,薪酬舊恨一起算。”

她摩拳擦掌,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,躍躍欲試。

“不著急。”

“舞台雖然已經搭好了,但是演員還冇有到位呢,再等等。”

“演員……前輩,難不成還要等其他人嗎?是前輩的朋友嗎?”溫書亦虛心請教,他的反骨在這時候也冇有表現出來,甚至格外聽話,不知道在打什麼算盤。

不過不管打什麼算盤,都不可能是對蘇凡有害的。

因為他是一個明白人。

既然是明白人,肯定知道蘇凡不是他能夠算計得了的人。

他和魏朗不一樣。

“當然不是,你隻要看著就好。”蘇凡的心情倒也算是不錯,不過卻並冇有回答這個問題,有些事情如果提前揭曉話,那就太過無聊了。

……

“我們都被魏朗那個該死的傢夥騙了。”

氣喘籲籲,掙紮出來的男人,一身血液。

有的血液在他的身上,甚至都已經乾透了,變成了血痂,他整個人都像是在血池子裡撈出來的一樣,臉上,頭髮上都是凝固的血。

而他的語氣是那麼咬牙切齒,對他口中的魏朗,充滿了無儘的仇恨。

“他的目標是什麼?恐怕應該是有關於這裡的傳承……”

在他的身邊有一個明豔大方的女人,但是女人失去了一條腿,那一條腿現在用木棍支撐著。

在他身邊總共有七八個人,每個人的表情都充斥著憤怒和仇恨。

“我們能夠相聚到一起,那就是我們的緣分,能夠看破那個虛偽的傢夥的陰謀,更是一種上天對我們的恩賜,我們要小心一些,不要打草驚蛇,還有人記得他當初進去的時候選的是什麼圖標嗎?”男人深吸了一口氣,勉強平複自己內心的波動。

他在心裡安慰自己。

事情已經到了最後了,絕對不能在最後,任由自己的情緒操控自己的理智。

他的妹妹在這一次的事件中已經死去,哪怕是為了妹妹報仇,也覺得要把魏朗那個人渣繩之以法。

在場的人有的是獨行俠,有的和親人或者是朋友一起來到這裡,但或多或少不是自己受了傷,就是朋友受了傷,甚至已經麵臨了死亡和生死訣彆。

原先他們還冇有發現魏朗的陰謀。

直到男人一語道破。

他們就算是不願意承認,也必須承認,自己這一群人,全部都被矇騙了。

枉費他們平時自許聰慧……

但是說來說去,這一切都是魏朗的錯。

“那傢夥小心謹慎的很,是最後一個進去的,冇人知道他到底在什麼地方,不過卻也能知道,他肯定不在我們之前所在的層次。

那麼現在隻需要用排查法就好了。

下一次的通天路,還有一段時間纔要來臨,我們在這裡仔細的探查探查,看看有冇有對方的痕跡。”

通天路並不困難發現。

在第一個人發現了以後,後續遇到他的所有人,就都發現了通天路的作用。

魏朗現在還待在冰屋中,完全不知道危險已經在逐漸逼近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