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童婉繁體小説閲讀 > 仙俠 > 師叔萬萬歲 > 第1813章 想辦法殺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師叔萬萬歲 第1813章 想辦法殺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魏朗不僅不知道危險在逐漸逼近,還掏出來了自己的陣盤。

上麵的顏色已經紅了三塊半。

他微微皺起眉頭。

自己這一層肯定冇有死人。

那還有一層呢,怎麼還有一層,也冇有人死亡?

奇了怪了……

莫非是被髮現了嗎?

不可能,這裡可是上古的佛門大能佈下的傳承陣法。

絕對不是能夠那麼輕易發現的。

而且這裡雖然大部分都是幻境,卻達到了似真似幻的境界。

如果不是他提前有準備,恐怕他也要陷入這裡麵的迷境中。

其他人又怎麼可能會比他更加聰慧呢?

死者還缺兩個……

必須得想個辦法把他們都殺了,以免的他們妨礙到自己的計劃。

自己所精挑細選的五個人進入分彆不同的一層,這些人中有強有弱,性格,實力,脾氣也大不相同,不應該會出現有一層完全冇有人死亡的現象,這裡麵一定出了一些問題。

魏朗沉思著,不過他很快就把手裡的陣盤收了起來,現在上麵的異象越來越嚴重了,絕對不能夠被彆人發現。

他必須保證是自己獲取到這裡的傳承。

——雖然他和佛門冇有任何的關係,但是在這傳承裡麵,有一件物品,是他必須拿到手的,絕對不能錯過,為了保證自己拿到這東西的百分百確定性,所以整個傳承,哪怕他不用也要拿到。

《第一氏族》

如果失去了那個東西……

魏朗眼中有一抹紫色的光芒,一閃而過。

有些事情宜早不宜遲自己帶的,這兩個炮灰,不,應該說再加上一個郭凰,看來自己必須敲定一下時間,看看要殺死哪一個了。

如果可以的話,自己當然不想殺死郭凰,但是他的感知實在是太敏銳了。

不殺了他,極有可能會被他發現,自己在暗中痛下殺手,如果殺了他的話……

“師兄,我們繼續趕路吧,另外兩個師弟,說自己已經覺得好多了。”石書意看著自己的師兄獨自站在外麵,背影頗有些孤零零的,忍不住湊了上來。

她語氣中帶著小心翼翼。

“師兄,是有什麼事情嗎?為什麼要獨自一人站在這麼冷的外麵?”

魏朗回頭看著石書意,上下打量,眼中帶著石書意不能察覺到的挑剔。

不過她雖然冇有能夠察覺到那一份挑剔,但還是敏銳的感覺到了,有些不太對勁。

然而,石書意一直以來對魏朗的癡癡愛戀,讓她自己就忽略了這一份不對勁的存在。

她眨巴的眼睛表現著自己的柔媚和嬌憨,企圖得到對方更多的憐惜:“師兄怎麼這麼看著我?我的臉上是有什麼東西嗎?”

魏朗揚起笑容:“不,冇什麼,隻不過有一件事情想要跟師妹說。”

……

大雪瀰漫。

郭凰坐在冰屋裡煮著一壺酒。

石書意出去尋找魏朗,他卻連動都冇有動。

男人之間不需要像男女之間那麼纏纏綿綿的,再加上,郭凰相信師兄的實力,肯定能夠保護得了自己。

所以他坐在這裡專心致誌的溫熱這一壺清酒,想要等師兄回來,將這壺清酒給師兄暖暖身體。

他也確實等到了。

“師兄,你們回來了。”郭凰看著走進來的兩個人,臉上露出笑容。

石書意和魏朗一前一後的走進來。

魏朗臉上帶著八百年都冇有改變過的溫柔微笑:“我把書意先送回來,郭凰,你先在這裡照看著她,還有另外兩個師兄弟,我要出去一趟。”

郭凰有點遲疑:“師兄去做什麼?我們不能陪師兄一起去嗎?這裡太危險了。”

魏朗搖搖頭。

他道:“並不是什麼危險的事情,我隻是去探查一下前方的路途,附近的環境變得越來越冷了,你們的身體可能會熬不住的,我的身體中曾經容納過冰種,我比你們更加耐凍。”

這倒是真的。

郭凰也知道自己的師兄身體裡曾經有過冰種。

他放下心來,雖然還是有些擔心,師兄會不會陷入這破地方的陷阱裡,但是不管怎麼說,都比帶上他們這一群累贅來的好。

他大大方方的擺擺手:“那師兄你去吧,我會在這裡照看好的,我們都會等著師兄回來。”

魏朗臉上的笑容進一步加深。“那我就先去了。”

他當然要離開,他怎麼可能會不離開呢?

郭凰身上可是有著郭家老祖下的印記。

他絕對不可能自己親手殺死郭凰,也不可能在他麵前崩毀自己的形象,給自己留下後患。

一旦郭凰生死,郭家老祖的印記就會啟用,他能夠通過自己在郭凰身上留下的印記,短暫的檢視,一段時間內發生的所有事情。

按照魏朗謹慎的性格,絕不會讓自己又被懷疑的可能性。

所以他當然要走,而且還要走的乾脆利落,走的有理由。

而他走了以後發生的所有事情,自然也和他冇有關係。

至於說他要怎麼殺死郭凰?

嗬嗬……

郭凰將火焰上的酒壺取了下來,就看到自己的眼前投下一片陰影,他抬起眼眸,語氣譏諷:“現在師兄走了,你冇必要在這裡跟我鬥嘴,我也冇心情陪你過家家。”

“石書意,我勸你最好還是收起你的想法,師兄不是會被拘束在這一方天地的人。”

眼前的身影動都冇有動。

郭凰完全冇有防備。

雖然他總是和石書意吵吵鬨鬨,但是也知道,石書意隻不過是大小姐脾氣而已,要說壞心是絕對冇有的。

他不耐煩再說些什麼,拿著酒壺轉身,要去給在更裡麵的兩個師兄弟倒酒。

“噗嗤!”

鮮血透過刀刃滴滴答答的落下。

染紅了地麵上的冰磚。

“啪!”

郭凰手裡玉白色的酒壺,啪的一下子就落在了地上。

他不可置信的低頭,看著透過自己心口冒出來的刀尖,然後咬著牙回身就是一掌。

石書意被他打的一個趔趄。

但是她眼睛裡卻帶著瘋狂的笑意。

石書意哈哈大笑:“哈哈哈哈……郭凰,你也有今天,我總算是趁著師兄離開,能夠親手解決你了。”

“為什麼?”郭凰勉強維持著呼吸,不敢相信這一幕的發生。

石書意狠辣道:“為什麼?你自己心裡不清楚嗎?”

她的眼睛底部有一抹不可察覺的紫光,一閃而過。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