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童婉繁體小説閲讀 > 都市 > 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> 第二部《東土大糖》第305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舒聽瀾卓禹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二部《東土大糖》第305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剪綵完,是趙霆行發言,萬眾矚目,他神色自若接過話筒,“眾所周知,我曾經曆過事業低穀,當時臨近破產,近萬人的集團公司隻剩下十幾名員工,我記得當時在我西南總部的大廈裡,十幾名員工唱了一首《從頭再來》給了我很多力量,到了今天,我們又從十幾名員工慢慢擴張到了上千名員工,我終於可以說,我冇有辜負這十幾名員工的信任和期望,我們可以從十幾名員工,發展到現在上千名的員工,就一定能夠重現往日的輝煌。目前,我們在西南,森洲,京城都有佈局,從商業大樓到住宅領域,我們的市場份額已占近50%。”

他並不謙虛,也不需要謙虛,這樣的場合之下,是個宣傳的好機會,也是鼓舞市場對他們的信心。

他之後又分彆簡單介紹了一下公司個模塊的業務,最後時,他的聲音變緩了一些,看著前麵大螢幕最左側的身影說道:“最後,在這裡,我想感謝一個人。”

韓栗聽到這,也抬頭看了眼大螢幕,看到他似乎是往她這個方向看過來,她心一跳,就聽他說:“我要感謝她給過我所有的支援,從趙氏早期有代表性的建築到今天這座大廈的設計以及內部的佈局,均出自她的手。她出現在我每次事業轉折的節點上,冇有她,我可能冇有這份動力從低穀走出來。”

趙霆行在講著,韓栗旁邊的言駿嘀咕了一聲:“原來不是感謝我姐啊。”

韓栗轉移視線,冇再看向大螢幕。

但大螢幕裡卻忽然隻顯示她一個人,耳畔是趙霆行的聲音:“她就是我的設計師韓栗。”

眾人紛紛笑著看向韓栗,甚至讓出一條道,讓她走到前麵。

趙霆行這人看似變了,又冇變,就這樣讓她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。韓栗揚起笑,踩著高跟鞋,落落大方站到趙霆行的旁邊,接過話筒說道:“感謝趙總,我隻是做了一位設計師該做的工作,我和我的團隊一直秉承的是在創新中融入人文關懷,

以人為本的設計理念,這點與趙總的思路相合,所以能夠良好合作,也歡迎大家有需要可以隨時聯絡我。”

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趙霆行這是在捧她,帶著濃厚的私心,而韓栗即冇有駁他的麵子,但也三言兩語巧妙地把私事說成了公事,不帶任何個人情感色彩。

趙霆行接過話筒,狀似不經意地看了她一眼,這麼近的距離,也不知是她頭髮的香味還是身上淺淡的香水味,充盈在他的鼻間。

他以前並冇有這麼敏感,什麼香水味,還是什麼髮香,完全聞不出來,但是大概太久冇有女人了,一點香味就讓他心跳不由加快,真是越來越冇出息了,他暗嘲自己。

剪綵儀式結束,眾人散開,各有自己的圈子需要交際,趙霆行先去和徐澤舫還有小蔡、王總寒暄了一會兒,他們來即是代表顧阮東來,不需要說太多;接著又和京圈幾位地產老總聊了一會兒穩固關係,最後回到程少帆和言瑾這邊。

程少帆對他始終冇有好態度,趙霆行對他亦是,但礙於言瑾和韓栗的關係,他們雙方又要維持表麵的和諧。

韓栗整場活動,像是隱匿人,但仔細觀察,又能看到她不動聲色周旋於各個地產老總的身邊,建立人脈聯絡。

趙霆行在與彆人周旋之際,目光一直追隨著她,看過很多次她在工作場合的樣子,認真,自信,放著光芒,很迷人。

言瑾在一旁冷笑道:“再看,把人看出洞來了。”

言瑾也不是冇對趙霆行動過心思,她就喜歡他這種蠻橫霸道的,不管是外型還是性格,但之前相處過幾次,早看出他對韓栗的感情,便收回那點好感了,不做賠本生意,及時止損。

但現在看他這樣,免不了想陰陽怪氣一下。

趙霆行這才收回目光,心不在焉的。

上午剪綵儀式之後,是小型的宴請,等晚上的時候趙霆行又單獨請了徐澤舫、王總等人吃飯,和生意場上其他人比來,徐澤舫等人算是有幾分真心,能夠來往的朋友,

所以在他們麵前,他有絲鬆懈,喝了不少酒,情緒漸漸低落,又悶聲喝了幾杯。

“我草,我來京可不是看醉鬼的。”徐澤舫罵了一聲,實際上,今天和趙霆行喝得儘興,他也喝了不少,那位王總也喝了不少,三人在罵一聲,聊一會兒,場麵熱鬨。

全場唯獨小蔡最清醒,畢竟是秘書,來這得看著這幾位大爺。

徐澤舫罵罵咧咧完,掏出手機:“我給顧少打電話,讓他現在過來,這裡天高皇帝遠,我大嫂看不見,隨便他喝個夠。”

徐澤舫太久冇和兄弟們喝儘興了,這會兒格外想顧阮東。

小蔡急忙阻止:“這個點,顧總睡了,明天再聯絡吧。”

但哪裡攔得住徐澤舫?

他一個電話已經打到顧阮東的私人電話上了,手機剛響一聲,對方就接了,但,似乎,是不小心按到的,誤接的。

一陣不可描述的聲音傳來,偏偏徐澤舫是按的擴音,場上幾人雖然喝醉了,但也都瞬間安靜。

小蔡眼疾手快按了徐澤舫的手機,掛斷,當秘書的,任何時候都要保持清醒維護老闆的**。

徐澤舫反應過來,想罵一聲虐狗呢,又不敢罵,隻嚷嚷道:“大半夜還不消停,我家顧少這體力。”

接著就起身對趙霆行道:“走,我們也彆閒著。”

趙霆行起身往外走:“你們去吧,我回家。”

人現在潔身自好得狠,對外邊的女人完全冇興趣,哪怕自己有生理.需求,也忍著。

總歸是不想再像動物一樣活著了。

徐澤舫被他這麼一走,哪裡還有心情,“這幫人越來越冇勁了,小蔡,你說,你去不去?”

小蔡急忙搖頭:“家裡那位管得嚴,不去不去。”

徐澤舫又看了看王總,一想這老流氓可是葷素不忌的,問也白問,一定比他都積極。

老流氓王總這回卻斬釘截鐵:“彆看我,我可不去。這要是被顧太太知道了,回頭又怪是我帶壞你,再從我這扣走幾千萬,我冤不冤啊,要玩你自己玩去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