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童婉繁體小説閲讀 > 仙俠 > 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> 第二十三章:雲師兄說將穀主之位傳給我,你們信嗎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諸天從陸小鳳開始 第二十三章:雲師兄說將穀主之位傳給我,你們信嗎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轟!

焚香穀弟子正在進行早課。

一聲轟天巨響傳開,整個焚香穀似乎都為之一震。

一眾弟子向發聲處看去,卻都不由露出震驚之色。

但見那用以待客的山河殿,不知何時被撞破,牆壁倒塌,泥沙碎石亂飛,有一黑色身影被掩埋入其中。

從尚在外麵的衣服一角判斷,不正是他們焚香穀的二號人物上官長老嗎?

“碧瑤,走吧!”

玉連城雙手緩緩籠入黑色袍袖之中,神色還是那般平靜,朝著碧瑤點了點頭,再次向殿外走出。留下一臉驚愕、不可置信的李洵、燕虹等人。

要知道,上官長老有數百年的深厚修為,法寶九寒凝冰刺更是天下一等一的神兵,論實力僅次於穀主雲易嵐,但先前和普真神僧的交手中,卻被全麵壓製,最後更是被一掌轟飛出去。現在回想起來,依舊匪夷所思。

“咳咳,今天你走不掉的。”

垮塌的石牆下,有著磚石瓦礫翻動的聲音。

“砰”的一聲,煙塵飛揚。

嘴角淌血,渾身灰塵的上官策再次顯露在眾人的麵前。他在咳嗽著,每咳嗽一聲,嘴角就溢位一絲鮮血,人也蒼老一分。而他的神色已無先前的狂怒之態,雙眸中一片平靜。

“好個普真神僧,果然是長江後浪推前浪。”

身為焚香穀的二號高手,上官策何等驕傲自負,如今卻被一個年齡冇有他餘頭的年輕後輩輕易擊敗,心中百味陳雜,卻也收起了小覷之心。

“隻可惜,你如今是在焚香穀。”上官策指向玉連城,猛然發出一聲喝令。

“拿下此人!”

休休休!

破空之生作響,十數道光芒泛起,卻是早已埋伏在山河殿外的焚香穀一眾長老,馭起法寶,在空中交織成一道絢爛的天羅地網,向玉連城籠罩過來。

上官策雖然自負,但玄火鑒實在太過重要,為策萬全,安排了一眾長老埋伏於此,一聲令下,便一齊出手向玉連城轟殺過來。

玉連城衣袖一揮,萬道無極化作一柄裝飾有佛門七寶的寶傘,抵禦在他和碧瑤、金瓶兒的身前。

頃刻間,十數道光芒轟擊在寶傘之上,就宛如丟下一顆顆炸彈,掀起陣陣氣浪音爆,但卻無法突破寶傘的防禦。

“喂喂,想要以多欺少,我也是有幫手的。”

玉連城取下腰間的玄火鑒,讓眾人不禁心頭一緊。玄火鑒的威力,他們自然再瞭解不過。

若對方真能驅動玄火鑒中至陽至剛的力量,那麼隻怕整個焚香穀都要遭災。

隻是所有人都冇想到,玉連城並未催動玄火鑒,而是將其用力的拋飛出去。

頓時,玄火鑒化作一道紅色閃電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是向玄火壇的方向而去。

眾人不明所以,但上官策的麵色卻是一變:“糟糕!”

他祭出九寒凝冰刺,想要攔下玄火鑒,可速度太慢,根本追不上。

玄火壇一共有三層祭壇,玄火鑒在玉連城的操控之下,隻用了三四個呼吸的時間,就來到了第二層祭壇。

第二層祭壇中,隻有一個半人多高的石台,石台的平麵上,有一個圓環形狀的凹痕,旁邊刻著“玄火鑒”三個字。

那“玄火鑒”飛到凹痕之中,果真是天衣無縫。

與此同時,二層祭壇頂部赫然出現了現出一個石洞,石洞正是通向玄火壇第三層所在。玄火鑒從凹痕中飛出,飛入第三層中。

而在第三層裡,有無數散發這幽幽藍光的堅冰,以及……一隻被困了三百年的九尾天狐。

片刻後。

所有人都聽到了一聲長嘯。

那聲音是如此的淒美而幽怨,遠遠的傳盪開來。

緊接著,眾人瞧見了一道巨大的白色狐影。

那是一隻巨大的白狐,足有兩人來高,一身純白的皮毛在陽光的映照下,卻是如此的美麗而優雅,平滑的絨毛如中原最好的絲綢般柔順。

毫無疑問,這是一隻極為美麗的生物。

而且一舉一動中,都透露出優雅之意。

彷彿這不是一隻狐狸,而是一位儀態萬千,雍容華貴的絕世美人。

而當眾人瞧見狐狸身後那九條毛茸茸的尾巴時,猛然從美麗的幻覺中醒悟過來。

——這竟是一隻法力通神的九尾天狐?

那“九尾天狐”發出一串充滿魅惑的笑聲:“多謝小哥搭救,來日必有厚薄。還有上官策,洗乾淨脖子給我等著。”

在一串笑聲中,九尾天狐向遠處躍去,每一次跳躍都是數十丈的距離,轉眼間就消失不見。

“冇義氣啊冇義氣,不說留下來幫忙,好歹倒是把玄火鑒還給我啊。”玉連城歎息著。

上官策麵容再次冷了下來,先前那隻白狐,就是三百年前帶領狐族盜走玄火鑒的九尾天狐。

九尾天狐的法力高深,當年他也是在八凶玄火法陣的加持之下,才勉強擊敗對方。如今被九尾天狐逃掉,可謂後患無窮。

而當上官策的目光再次落在玉連城身上時,玉連城聳了聳肩:“上官師兄,現在玄火鑒已不在我手中,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。”

“休想!”

上官策咬牙,冷冷吐出兩個字,接著衣袖一揮,對一眾長老下令道:“擒下此人。”

“是。”

眾長老聽令,十來件法寶再次綻放耀眼光芒,向玉連城激射而去。焚香穀身為天下三大正派之一,幫中長老具是天下一流修真高手,此時全力出手,風聲呼嘯,法寶的光芒更是將半邊天幕染色。

至於上官策,則是雙手掐訣,口中唸唸有詞,不知是在催動何種神通法門。隻看他這施法所需的時間,就知接下來這一擊非同小可。

卡察卡察!但見九寒凝冰刺散發出森然寒氣,氣溫驟降,凝結出一片片晶瑩冰片。

冰片越來越多,寒氣越來越重。

片刻後,九凝寒冰刺攜裹漫天寒氣與破碎寒冰,陡然凝聚為一條寒冰蛟龍,向玉連城衝擊過去。

罡風獵獵席捲,強猛刺骨的氣勁猛然由高空向下方的玉連城迫壓而來。一些趕來的焚香穀弟子隻覺連睜眼都極為艱難,寒氣無孔不入,冷如骨髓,彷彿下一刻就可能化作寒冰凍殺,身體更是被罡氣吹得東倒西歪。

直到這一刻,所有人才真正見識到了上官策,這位焚香穀二號高手的實力。

其餘十來位長老心有所感,紛紛催動法寶,施展畢生畢生最強神通,向最中心的玉連城狂轟而去,要將其一具重創。

麵對十來位高手的合擊,玉連城神容澹然,隻見他雙臂一張,萬道無極陡然化作一口金鐘,上麵有梵文流轉,金光燦然,將他周身上下儘數籠罩。

至於碧瑤、金瓶兒早就飛到一邊了,免得殃及池魚。

一件件法寶前赴後繼的撞在金鐘之上,直接炸開“轟轟轟”的無數氣爆,氣浪如驚濤駭浪般向四下席捲,地板亦如潮水被掀飛而起,地麵更是不斷的破碎、塌陷。

尤其是上官策九凝寒冰刺所化的冰龍,更是不斷撞擊金鐘,讓金鐘一遍遍作響,聲震四野,如天音寺的晨鐘暮鼓。

可偏偏,始終無法動搖金鐘。

更無法讓金鐘內的玉連城受到絲毫傷害。

就算有長老想出將法寶鑽地的方法,但這金鐘卻將地麵也籠罩了,根本無法突破。

反而,每一次撞擊金鐘,都會生出一股股反震之力,透過法寶將一個個長老震的氣血翻騰不息,直有吐血的傾向。

焚香穀中出手的每一位長老,都是修為深厚之輩,且又都來自於焚香穀,功法同源,默契十足。十來人一起出手,放眼天下,本來絕冇有一個人能夠抵擋。

但是,玉連城偏偏擋住了。

他非但擋住了,甚至還能反擊。

隻聽玉連城一聲清嘯,嘯聲中也好似帶著一股奇異的力量。

一眾長老正全心全力攻擊玉連城,那料到會有如此變化,頓時一眾長老被震頭暈目眩,險些從空中跌落下來,攻勢也是一滯。

也就在這時,玉連城淩空而起,萬道無極化作一柄長劍,淩空穿刺,如虛空電光,白茫茫的鋪展而去,卻攜裹著令人膽寒的可怕力量。

一眾長老法寶所散發的光芒,一遇到這道電光,頓時寸寸消融,如冰雪曝於烈日之下,轉瞬消融一空。

“叮叮”之聲不斷作響,每一次響起,都有一柄法寶被磕飛出去,同時又有一個長老口吐鮮血,從空中跌落而下。

當萬道無極與冰龍碰撞,同樣冇有絲毫凝滯。冰龍寸寸破碎,化作漫天冰屑,四麵八方飛射而出。

冰龍中的九寒凝冰刺與萬道無極撞擊的刹那,上官策好似被一千道、一萬道雷霆劈中,一口鮮血狂噴,整個人就彷彿是要炸開一般。而他的身體則是率先倒飛出去,將身後的山河殿的牆壁、梁柱撞垮。

“夠了!

”就在玉連城大發神威之際,一聲輕歎響起:“普真師弟,住手吧。”

“穀主!”一眾長老紛紛變色,即使身負重創,也勉強支起身子,向數十丈外,一道灰衣人躬身行禮。

一眾焚香穀弟子更是誠惶誠恐,無人敢對這散發出衰老之氣的穀主失禮。

“原來是雲穀主,有禮了。”玉連城微笑的向雲易嵐拱了拱手。

“普真師弟,隨我來吧。”

話音一落,雲易嵐就化作一道灰芒,向遠處電射而去。

玉連城駕馭萬道無極,緊追過去。

兩人的速度極快,轉眼間就隻剩下一個小點。

就在眾人麵麵相覷之際,遠處金光、紅光大放。緊接著劇烈的震顫聲在焚香穀中迴盪,眾人皆是聽得頭皮發麻,駭然變色之際,兩道人影已徹底消失不見,但半空中卻出現了兩道流星,在不斷撞擊交鋒,並朝著一個方向激射而去。

在刹那的沉寂後,整個山穀好似滾燙的油鍋中倒下一盆涼水,瞬間變得喧囂沸騰起來。

玉連城一人打敗焚香穀一眾長老,堪稱驚世駭俗,其修為之高,可謂難以想象。但雲易嵐可是天下三大正道巨頭之一,雖然近年來閉關,很少真正出手,但無論誰都明白,他是當世絕頂強者之一。這兩人交手,想來將是驚天動地的大場麵。

一瞬間就激動、亢奮到了頂點。

同時又有人生出擔心的情緒,要是穀主都輸了……

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之際,一道白光忽然騰空而起,正是碧瑤,向玉連城、雲易嵐的方向掠了過去。

李洵等人你瞧瞧我,我瞧瞧你,紛紛馭起法寶,緊隨而去,整個天空一時間變得絢爛異常,各色光輝流轉。

不多時,除少數身負重傷,無法駕馭法寶的長老外,一個個弟子長老催動發力,都已最快的速度趕了過去。

其中,當然是以碧瑤一馬當先,碧綠衣裙飄飛,李洵等緊隨其後,卻也冇有落後多少,他們不時能夠感受到空氣中灼熱的氣溫,偶爾還能瞧見火光沖天的景象。

火光自然是雲易嵐的手段了。

焚香穀以火係功法為主,雲易嵐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隨著一行人的深處,所見景象又有不同。

不時有大片樹木焚燬,山石蹦碎景象展露在眾人眼前。極為慘烈。

李洵暗自皺了皺眉頭,雲易嵐是他的師父,對其自然有很深的瞭解。照理來說,師父若非必要情況不會出手纔對,難道是見一眾長老敗下陣來,過於丟人,所以想要討回麵子?

前方傳出的打鬥聲越發響亮,空氣越越發熾烈。

一條火龍沖天而起,又是一尊菩薩法相橫空出世,梵音陣陣。

眾人越發激動,想要瞧瞧這驚世一戰。

不過很可惜。

這一戰他們註定是瞧不見了。

因為等他們趕到時,戰鬥已經結束,現場一片狼藉。

一身灰衣的雲易嵐盤膝坐在地上,隻是令人驚訝的是,雲穀主此時瞧來不過隻有四十多歲,一頭鮮豔的紅髮隨意披散在肩膀上。要知道,他在閉關之前,分明是個垂垂老矣的老人,頭上更是白髮蒼蒼,如今卻麵容光潔平滑,連一絲皺紋也看不到。

但焚香穀中老人都看得出,這是雲易嵐年輕時的模樣。

而若是道玄真人、普泓上人這等層次的高手在此,就能瞧出雲易嵐這是臻至焚香玉冊最高境界的表現。

小書亭

隻是更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。

雲易嵐的麵容轉眼間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紅髮轉白髮,麵上皺紋橫生,那一股垂暮之氣更是難以掩飾。

“師父……師父……”

李洵上前,試著問了問,但後者卻一句話不說,氣息更是風中殘燭,心中不由一驚。

“那個……”就在這時,玉連城猶豫道:“雲師兄和我交手之後,認為我是天縱之才,要將穀主之位傳給我,你們信嗎?”

一時間,鴉雀無聲!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